開始上班一週了 這一週對我而言

真的是苦不堪言的一週

剛值完昨天晚上的班  星期六從早上八點多查到下午三點半

到三點半接到小姐的電話已經不下十通

但是白班的事情卻一件也還沒做

沒有intern的假日班  根本就是地獄

NG EKG foley ICP全都自己來

等到把新病人接完  打完admission note

已經晚上一點囉  這時候才開始處理白班查房交代的醫矚

等到全部的事情弄完 已經凌晨四點囉

睡不到兩個小時  就接到小姐的電話

一個78歲的老阿公 在床邊不小心跌倒後好像意識不太清楚

右邊的手腳突然不太會動  血壓從入院以來就都很高 大概190左右 

去看完後懷疑是ICH 直接就推下去急診做CT

結果出來沒有看到ICH  反而看到左邊的MCA區域有蠻大片的梗塞

才知道原來是血壓控制不好 導致缺血性中風 之後才跌倒

整個事情弄完已經九點多  人已經累到不知道該說什麼囉

 

過完這一週 除了臨床上的負荷 開不完的醫矚

最大的壓力就是病人跟病人家屬了

第一天接手學長的病人

就有一個周邊動脈阻塞的病人 原本預計要做bypass

卻因為做了血管攝影  打顯影劑造成急性腎衰竭

Cr從0.9衝到2.89 

告知家屬這個消息  家屬很不悅的回我說

'媽媽進來的時候腎功能是好的  卻被你們搞成這樣'

當時我跟家屬解釋在做之前應該都有解釋說可能會造成腎衰竭

不過家屬卻說沒有人跟他們告知

當下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只是趕快把補救的措施做好

給IVF acetylcysteine 及每天追蹤腎功能  電解質

隨著時間進展 病患腎功能指數越來越高  也因為急性腎衰竭

造成發生幾次低血糖的情形

家屬越來越不悅  要求會診腎臟科的林杰樑教授 及新陳代謝科的林仁德教授

而且是要求本人親自來  跟家屬解釋說院內會診一般是住院醫師來看

回去再報告主治醫師  家屬卻跟我說'如果你有困難  我們會自己想辦法'

我只好在會診單上註明家屬要求親自會診

後來幸好兩位大教授親自過來 連只有電視上看的到的林杰樑教授

也親自到病房來看病人  家屬的態度才變的比較友善

後來腎功能逐漸下來  我心中的大石頭才逐漸的放下

這種事真的讓我覺得很無奈

Do no harm 一直是我謹奉於心的大原則

然而  iatrogenic的傷害  並不是都是醫療人員的疏失造成的

有時根本就是做了傷身  不做死亡的天平

如何取決對病人都會有所傷害

今天如果不做血管攝影  根本無從瞭解該如何開刀治療

但是做了產生了後遺症  卻全是醫療人員的錯誤

真的是令人心寒!!

接下來的醫師生涯  一定不斷的重複這樣的問題

該如何面對與排解  到現在

實在還沒有答案

 

真的很悶!!

 

 

 

colinhu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TG
  • 我覺得上班一個月以來,除了對於排山倒海以來的臨床挑戰很令人疲憊以外,最頭痛的就是跟病人和家屬間的關係。有時候站在第一線面對家屬或病人的質疑,才驚覺自己已經是個有牌的醫師了! 一字一句都要萬分小心!
    唉 服務業啊.....
  • 是呀 有時只是無心的一句話 就會造成家屬的誤解 真的是要小心呀!!
    大家一起加油吧

    colinhua 於 2009/08/17 20:37 回覆

  • aeiou
  • 真是辛苦了!內科醫師真的是要既細心又耐操阿,加油~~~